综合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教育改革中的意识形态与不平等

  2019年10月31日下午16:00,Michael W.Apple教授应邀到我院开展了题为《教育改革中的意识形态与不平等》的一场讲座。此次讲座在文华楼西区报告厅举行,由我院苏德教授主持,袁梅老师翻译,我院部分教师以及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苏德老师首先向全院师生介绍Michael W.Apple教授。Michael W.Apple教授是威斯康辛大学课程与教学系兼教育政策研究系约翰 巴斯科姆荣誉教授。1989-1990年间,任美国教育研究会(AERA)副主席;1998年,荣获美国教育研究会终身成就奖;2001年,当选劳特利奇20世纪全球最有影响力的50位教育思想家之一。其著作《意识形态与课程》和《官方知识》被国际社会学联合会评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教育著作,《教育的“正确"之路》被美国两个教育研究会”(AERA和AESA)分别授予杰出评论家奖”和“卓越图书奖”。作为20世纪70年代美国新马克思主义教育哲学的创立者和最早在北美倡导批判教育运动的领军人物,被誉为“世界上致力于批判和民主教育的最为杰出的学者之一”。

  阿普尔教授以自己在难民学校与偏远地区的教书经历为源头引出此次讲座的主题。作为学校的替代性教师,每天他都要向学生介绍一遍自己,这些孩子的学校也经历了教育改革的浪潮,引发了他的思考。

  首先,教育作为一种道德与政治行动,阿普尔教授认为应当进行关联分析与重新定位。阿普尔教授用打开PPT与煤炭工人之间的关联作为例子生动地讲述关联分析的重要性,如果要打开PPT就先要进入办公室打开电脑,但电脑的启动与煤炭工人之间的关系却很少有人能够想到,看似简单的做PPT却能够反映许多复杂的社会背景与问题,但人们却很少关注这一点。而重新定位即从他人的眼光看待事物,阿普尔教授认为如果无法从女性、少数民族、矿工等角度看待问题,就无法深入理解并解决问题。

  其次,阿普尔教授谈论了教育政治化的问题。他提出在贫困的高中,有80%的学生无法毕业,这无关他们的阶级,而是一个种族化问题,同时以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为例解读了这一点。阿普尔教授的第一个孩子是非裔美国人,由于他是黑人,他的老师都认为他智商不足,即使他的父母都是知名教授也无济于事。由于老师的排挤,他去上学大多是仅仅从校门进去而从后门出来,甚至初中也没能毕业,目前在实验室做工人。这样的结果并非因为他真的智商不足,而仅仅是由于他的肤色和种族。女性也往往受到不公平对待,同样的工作,女性获得的工资往往比男性少且不被尊重。接着,他提出美国存在“选择性传统”,即许多课程政府认为不重要,便将这些知识在教科书中隐藏。同时,预算与官僚主义的现实问题也值得注意,美国政府认为算数与识字是重要的科目,但许多教师认为存在更为重要的科目,当他们想要讲授这些科目时,却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洛杉矶地区甚至五年都没有艺术课程。那么谁的声音可以被听到?阿普尔教授发出深问,老师?学生?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再次,阿普尔教授介绍了由新自由主义者、新保守主义者、独裁的民粹主义者(宗教保守者)、专业的与管理的新中产阶级组成的新的联盟。新自由主义者相信公共的是不好的,认为商业的是好的,教师应当有强烈的竞争意识;新保守主义者则认为学校的问题是由于教的知识是不正确的;独裁的民粹主义者只相信上帝,作为父母,他们不想让孩子接受多元文化。传统的马克思主义者则对阶级有很好的分析。

  最后,他回顾这几天在北京参观的经历,并提到在去世界各地访问时当地的老师、研究者、学生都认为教育不像商业那么简单。作为教育者,我们需要承担社会责任。

  讲座结束后,教育学院的一位学生向阿普尔教授提出问题:对于弱势群体来说,教育是一种让他们得到社会认可的捷径吗?阿普尔教授认为教育是没有捷径的,但如果没有教育,就没有变革。按传统政治批判者的观点分析,人不能改变教育传统,除非改变外部环境。因而,目前无法改变弱势群体在学校的状况,但可以通过改变外部环境来让他们得到社会的认可。

  提问环节结束后,教育学院的苏德教授对讲座内容作了总结并对阿普尔教授做出了很高的评价,希望阿普尔教授再次来到中国,来到民大为师生传授知识。


本站二维码